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锦衣春秋 > 第五九五章 血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166小说网] https://www.166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首先在这里向大家郑重道歉。上一章在发布的时候,出现了误发的情况,将国色生枭的章节错发到锦衣这边,虽然很快就修改了,但是发现在app那边并没有同步修改。目前页版可以看到修改后的正文,所以大家可以在pc端能够完整,app似乎改不过来。这里郑重向大家表示道歉,是沙漠稀里糊涂,实在对不起大家了,为表示道歉,这一章我设定为免费的!

    -------------------------------------------------------------------------

    徐州兵人多势众,箭矢如蝗,一时间却是压制住了山腰的太子亲兵,苏伦却也是厉声高喝,令兵士以木杉栏为掩护,利用箭矢反击。

    双方箭矢在空中嗖嗖作响,相较于徐州兵,太子手下的箭手单兵作战能力显然要强出不少,对方数百人射箭,太子这边也不过一百多号箭手,箭势完全及不上徐州兵,但准头却远较对方要强得多。

    徐州兵以弓箭压制山腰,长枪兵则是冲在前面,虽然时不时地有人中箭倒下,但却已经逼近到山坡,开始往山坡上冲过来,苏伦见到敌兵已经杀过来,厉吼一声,从唯一通向山坡上的缺口率先冲下来,身边一群刀兵尾随其后,太子也已经令人吹起号角哦,双方短兵相接,挤在入口处,一时间杀声震天。

    徐州兵兵力雄厚,除了重兵从入口处突破,其他地方也有兵士冲上来,不过有深挖的壕沟抵挡,壕沟对面,又是鹿角和杉栏,根本不可能跳过去,否则就等若是向鹿角桩上撞过去,两边都是用长枪对刺。

    苏伦不愧是太子手下悍将,手持大刀,左劈右砍,只是眨眼间,已经连续砍杀五六人,自己肩头也是被一枪扎中,苏伦一刀砍断长枪,拔出枪尖,反手将那枪尖刺入了从旁袭来的一名兵士喉咙。

    齐宁见得徐州兵如洪流般涌过来,心下倒是暗自庆幸,心想太子扎营在这山坡上,看来还真是大有道理,若是扎营在山下,徐州兵杀过来,一马平川,太子亲兵就算精锐,但也耐不住对方人多势众。

    而且驻营牛王坡,还在四周挖掘壕沟,立上栏栅,拒以鹿角桩,这些现在却都是排上了大用场,否则徐州兵人多势众,很容易就杀到山坡上来。

    他本还想着太子与泰山王先交涉一下,好歹将自己这个楚国使臣先放走,免得殃及池鱼,现在看来,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泰山王显然是急着要将太子解决,所以根本不留时间,立刻发起攻击。

    山路毕竟不如平原,冲锋不利,而且太子这边是居高临下,苏伦率兵抵挡住对方的冲击,太子麾下的箭手则是在后方利用弓箭支援,双方厮杀惨烈,没过多久,已经是遍地尸首,山坡已经被鲜血染红。

    这种惨烈的厮杀,在这种时代,似乎太过寻常,人命如草芥,强权要立足,就从不在意生命,不想死的只能变得比别人更加的强悍和果决。

    徐州兵发起的攻击,损失颇为惨重,厮杀不到半个时辰,已经死伤数百之众,太子亲兵也折损了数十人,但伤亡比之对方要轻许多。

    徐州兵自持人多势众,一鼓作气本想冲上山坡,孰知道太子亲兵异常的坚韧,毫不退让,己方死伤惨重,瞧见身边同伴一个个倒下,不少徐州兵心生怯意,竟是不自禁向后撤了过去,苏伦见此情势,更是振奋,越战越勇,血染战袍。

    很快,徐州兵见强攻难破,开始向山坡下溃散,他们先前冲上来的快,此时溃退也是不慢。

    泰山王手握大刀,始终睁大眼睛瞧着,此刻见到徐州兵回撤,大吼几声,从后面立刻站出来近百名弓箭山,一字排开,泰山王厉吼道:“生擒段韶或者取其首级者,赏金万两,临阵怯战者,杀无赦。”毫不犹豫向前一挥马刀,弓箭手也不犹豫,箭矢向撤下山坡的徐州兵射了过去。

    一时间惨叫连连,转眼间数十名撤下来的徐州兵便被自己人的弓箭所射杀,却又见泰山王厉声道:“仇隆,你率军杀过去,若是不能攻上牛王坡,取了段韶首级来见,便不必生还回来。”

    一员大将大叫一声,已经拔出佩刀,领着一群兵士支援上去,从山坡上撤下来的兵士正慌乱一片,见得仇隆领兵上来,也晓得这时候往下撤,只能是死在自己人的弓箭下,往山坡杀过去,若得成功,还能受赏,溃退而死,那是连抚恤也没有,只能转过身,再次向山坡上冲过去。

    齐宁看在眼中,心想虽然山坡上有壕沟鹿角做抵挡,太子手下的人也确实悍勇,但奈不住徐州兵如此冲杀,这样下去,只要来回攻杀,就算一天之后有援兵来救,太子这边只怕也是等不到。

    太子神色凝重,扭头看到齐宁若有所思,叹道:“锦衣候,本宫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此番倒是牵累你了。”

    齐宁心想这种时候说这个还有屁用,道:“殿下,以目前的形势,想要守住一天,那也并非容易的事情。”

    太子苦笑道:“莫说一天,就算半天,也未必能够挡得住。”

    “太子可有对策?”

    太子摇头道:“本宫知道泰山王一直心怀不甘,可是想这毕竟是同胞兄弟,总不至于手足相残,万万没有想到,他.......!”双手握拳叹道:“为了权势,他竟然连骨肉之情也全然不在乎。”

    齐宁瞧着太子,欲言又止。

    太子看出端倪,道:“你有什么话要说?”

    “没有。”齐宁摇摇头,只是道:“东为储君,看来并无错误,此人心性残暴,若是他朝得势,你们东齐老百姓的日子不会好过。”

    “泰山王性情好战。”太子缓缓道:“锦衣候,本宫也不怕与你说,本宫未必有什么能耐,但有一点是父皇最为看重,那便是本宫对大齐了解的很深。泰山王野心勃勃,总是想着开疆扩土,可是他却忘记,大齐偏安一隅,能够维持现在的局面,已经很不容易,莫说继续对外扩张开战。”

    齐宁皱眉道:“泰山王想要对外开战?”

    “当年北汉数万大军侵攻我大齐,却落得大败而归的下场。”太子淡淡道:“那一战让我大齐转危为安,可也正是因为那一战,大齐不少人便觉得我齐军骁勇善战,便是北汉和你们南楚也绝非敌手。”

    齐宁淡淡一笑,并不说话。

    这时候双方厮杀的更为惨烈,太子亲兵知道后面无险可守,唯一能够作为防御的就只有深挖的壕沟,所以一步不退,徐州兵背后有弓箭待命,擅自撤退,也便要被自己人射杀,所以双方只能是咬牙坚挺,血流成河。

    太子也瞧出形势危急,向身边的近卫吩咐道:“你们不必在本宫身边,上去助阵。”

    司徒明月急道:“殿下,这些近卫乃是您的贴身卫士,若是连他们.......!”

    “司徒,如果他们杀上来,区区十多名近卫,又能护得住本宫周全?”太子挥挥手,道:“你们若是顶不住,本宫会亲自杀上去。”

    近卫互相瞧了瞧,太子冷声道:“还不去!”

    众近卫不再犹豫,如同十几头饿狼,冲了过去,齐宁早就看出这十几名近卫武功了得,看他们身法轻灵敏捷,只是眨眼间就冲了上去。

    千军万马之中,一个人的武功便是再高,对于战局的改变也全无用处,最多也就是自保性命而已,但是武功高强杀入阵中,与敌对阵营,局部上自然还是要大占优势,那十几名近卫杀过去,还真有虎入羊群之感,刀光飞舞,出刀凶狠,却是让徐州兵一阵骇然,太子亲兵见此情状,士气更是一震,齐声怒吼,颇有气势。

    太子这才向齐宁继续道:“泰山王当年就曾对父皇说过,可以与北汉结盟,共同征伐南楚,得到的土地,与北汉平分,父皇那时候便看出泰山王并不安分,担心大齐交到他的手里,迟早要亡国,所以这才立本宫为储君。”

    齐宁心想泰山王要联合北汉攻打南楚未必是真,但是此人野心勃勃倒是不假。

    “更让人震惊的是,朝中有泰山王此等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太子叹道:“不少人都在说,若是安于现状,北汉和南楚无论谁最终胜出,接下来我大齐都将面临灭顶之灾,既然如此,自当要奋发图强,开疆扩土,以免沦为他国的盘中之餐。”

    齐宁向这话倒也不假,南楚和北汉其中一方真要最终取胜,东齐确实不可能再继续存活下去。

    “可是他们却不想,安于现状,至少能够保证目前大齐国泰民安,免于战乱之苦。”太子道:“可是若在这种时候擅动刀兵,只能是自取灭亡。”凝视齐宁,道:“所以本宫素来都是力主与他国以和为贵,万不能轻启战端。”

    齐宁微微颔首,太子却是苦笑道:“泰山王今日谋反,是欲置本宫于死地,老三已经被害,本宫若是今次死在这里,父皇震怒之下,也必定出兵平灭泰山王,到了那个时候,我大齐后继无君.......!”抬头望天,一脸感慨。

    齐宁微一沉吟,才问道:“殿下,泰山王今日起兵谋反,必然也知道定将成为齐国国贼,齐国朝廷绝不会放过,以他的实力,也绝无可能与齐国朝廷对抗,可他为何还要铤而走险?若是意气用事倒也罢了,否则......实难说通他哪里来的底气?”

    太子笑道:“你还没有想明白?本宫可是想明白了。你说的没有错,泰山王虽然性情冲动,但此等大事,生死攸关,他不可能不明白,他虽然暴躁,却并不蠢,敢这样做,必然有人在背后撑腰。”

    “有人撑腰?”

    太子虽然面带笑容,但双眸冷寒:“北汉当年战败,却并未就此罢休,这些年来,明面上不敢对我大齐如何,可是暗地里做的事情可不少。若是本宫没有猜错,泰山王此番敢起兵造反,必定与北汉人有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