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锦衣春秋 > 第六零八章 夜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166小说网] https://www.166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齐宁深吸一口气,此时终于明白,贡扎西等人将这盒子视若珍宝,很有可能就是因为白蚌之中的这颗珍珠.uuk.

    齐峰方才一句话,却是让齐宁茅塞顿开。

    蚌肉既然是可以治病的药材,那么如此罕见的白蚌,其药效自然更是非同小可,若是贡扎西等人万里迢迢来到东齐是为了找寻灵丹妙药,那倒不是不能理解。

    可如果是这样,这白蚌又是为谁治病?

    齐宁心想逐日法王既然是五大宗师之一,武功出神入化,其体质自然也是非比寻常,这白蚌自然不会是为了法王,那就说明贡扎西等人不辞辛苦来到东齐,很有可能就是为了古象王室。

    只不过青藏与东齐山高路长,吐谷浑人也是极少涉足中原,他们又如何知道东齐这边有白蚌可以治病?又如何确定白蚌一定可以治好那边的病症?

    这个问题若是无法解释,倒也不能确定贡扎西等人带回白蚌就是为了治病。

    齐宁本还以为从这盒子之中能发现古象王国和东齐是否有什么牵涉,如今看到只是一只白蚌,倒有些失望。

    不过挑起贡扎西与北汉人的对立,倒是意外的收获,心想贡扎西背后就是逐日法王,此番无意之中挑使北汉与逐日法王为仇,让北汉多了逐日法王甚至是古象王国这样一个仇敌,对楚国来说,当然是大大的好事。

    若是没有这一出,齐宁道还真想着偷偷将白蚌送还回去,但既然能挑起双方之争,这白蚌自然不能归还。

    只是他也不懂得如何养殖白蚌,心知用不了多久,这白蚌必死,虽然觉得可惜,却也没有其他办法。

    他知晓这盒子放在自己的屋内,倒也不算安全,若是真的被贡扎西知道是自己盗走白蚌,那可就是大大的麻烦,当下用寒刃在屋角剜开两块地砖,又掘了一个坑,这才将盒子放了进去,盖上地砖,保持原来的样子,处理完剩土,这才微微宽了些心。

    次日黄昏时分,国相府果然派了人来相请,乃是国相府的总管,齐宁见令狐煦派来的并不是官员,而是自家总管,心中便晓得这算是家宴,并不算正式。

    国相府备了车驾,虽然也请了吴达林,不过担心这边发生什么意外,吴达林决意留下,齐宁则是带着齐峰等几名随从以及一队护卫去往国相府,他也不管北汉使团,来到国相府前,齐宁下了马车,只见到朱红色的大门左右旗杆高耸个,两头狰狞威武的玉石狮子盘坐门旁,一排白玉阶石直通到前厅,气势颇为豪雄。

    大门正中写着“国相府”三字,笔走龙蛇,气势非凡,齐宁看在眼里,心想这国相府如此气派,亦可见令狐煦在东齐的地位。

    这时候瞧见后面跟上的马车也停下,煜王爷和北堂风先后从两辆马车下来,火神君和几名侍卫跟随在北堂风身侧。

    忽听得鼓乐声喧,只见一人束发高冠,身披红袍,腰围玉带,以抢步迎出来,齐宁打量一眼,见来人年过五旬,相貌堂堂,颇有儒雅之气,满脸带笑,声音洪亮:“贵客临门,三生有幸,三生有幸。”

    齐宁知道此人应该就是令狐煦,和煜王爷一起上前去,几乎是同时拱手,令狐煦笑道:“煜王爷才高八斗,博古通今,我是早有耳闻,早就想一慕真颜,今日得见,夙愿得偿,实在是快慰平生。”

    煜王爷笑道:“令狐国相过誉了,令狐国相治国安邦,有经天纬地之能,实乃齐国之福。”

    令狐煦哈哈一笑,看向齐宁,神情肃然,竟是拱手道:“这位想必就是锦衣候,后生可畏,锦衣候年纪轻轻,却被楚国委以重任,亦可见锦衣候的才干。此番如果不是锦衣候,太子殿下便身陷危境,我齐国上下,都感念锦衣候的恩德。”

    煜王爷有些迷糊,泰山王谋反,东齐自然是竭力控制消息传扬,煜王爷到如今尚不知端倪。

    令狐煦显然知道这种事情迟早会被人知晓,也没有打算隐瞒,叹道:“王爷有所不知,泰山王起兵谋反,欲图趁太子殿下狩猎之际,领兵攻杀太子殿下,幸亏锦衣候仗义出手,这才让太子殿下转危为安,锦衣候年少英雄,实在是让人钦佩万分。”

    煜王爷微微变色,一旁走上来的北堂风听得令狐煦之言,更是吃惊。

    北汉使团此番前来,本就是得知南楚方面的动作,担心楚国当真与齐国结盟,所以立刻派出使团来与处过一争长短,能够与东齐结亲固然最好,可就算无法结亲,也断然不能让楚国成功。

    但令狐煦此时一番话,却是让煜王爷和北堂风心下都是一沉。

    泰山王造反,齐宁救过东齐太子,也就等若率先施恩于齐国,如果太子感念齐宁的恩德,偏向于楚国,此番事情也就异常麻烦了。

    煜王爷神情一变而过,依然带笑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锦衣候也不愧是锦衣齐家的人。”

    北堂风喜怒形于色,自然不似煜王爷那般善于掩饰,脸色难看至极。

    “令狐国相,这位是二皇子北堂风。”煜王爷向令狐煦介绍道:“二皇子是奉了皇上旨意,亲自前来齐国面见贵国之君。”

    北堂风这时候才收了脸色,勉强带笑,上前拱手道:“晚辈拜见令狐国相!”倒也是显得彬彬有礼,齐宁在一旁不动声色,心知北堂风这般做,煜王爷事先自然是有过交代。

    令狐煦一脸和气,笑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抬手道:“来来来,酒宴已经在花厅设下,煜王爷,锦衣候,二皇子,咱们先入席再说。几位,今日只是家宴,颇为寒酸,诸位可莫见笑,不日皇上会亲自召见诸位,到时候皇上会摆下国宴款待诸位。”

    几人互相客气一番,令狐煦在前领着众人往花厅去,虽然令狐煦并无阻止,但楚汉两国却也知道规矩,不至于将随从全都带入进去,北堂风领了火神君和一名块头极大的护卫进府,齐宁这边则是领了齐峰和李堂二人。

    一路穿回廊,绕画楼,走了好长一段路,到了花厅,齐宁一路上见到令狐煦府内陈设都是十分的雅致,虽然富贵,却并无那种金银铜臭之气,多得是各类字画,心想此人在采方面的造诣应该不低。

    国相府的花厅实在不小,一进花厅,便见到不少官员正在里面等候,看到令狐煦回来,官员们都从座上起身来,纷纷向齐宁等人拱手。

    虽说此番楚汉两国前来,算是有求于东齐,但这两国无论是疆域还是实力,都远不是东齐所能比及,在东齐的眼中,无论是南楚还是北汉,都是强于东齐的强国,如今两国使臣双双前来,众官员倒也不敢失了礼数。

    齐宁心知此刻自己代表的不是个人,而是南楚国,倒也是面带微笑,拱手还礼,显得谦而不卑,落落大方,煜王爷也是拱手还礼,北堂风跟在煜王爷身后,虽然也是拱手,但他平素显然很少向别人行礼,动作甚至显得有些僵硬不自然。

    齐宁扫了一眼,却瞧见贡扎西竟是赫然在座,众人俱都起身,微有贡扎西端坐案边,双手合十,但一双眼睛却是死死盯在北堂风的身上,北堂风显然也瞧见了贡扎西,他身边有火神君在侧,瞧见贡扎西身边并无帮手,更何况这里是国相府,贡扎西也不敢对自己如何,微仰脖子,从贡扎西身边经过,挑衅般的冷哼一声。

    贡扎西目中满是愤怒之色,却还是岿然不动。

    众人落座,煜王爷和齐宁乃是今日的贵宾,坐在两侧上首,令狐煦自然是在主座坐了,率先端杯道:“诸位,难得楚汉两国使团莅临鄙国,路途劳顿,这一杯酒,大家一起先敬两国使臣一杯!”

    众人纷纷举杯,俱都是一饮而尽,唯有贡扎西眼观鼻鼻观心,如同石雕一般。

    令狐煦放下酒杯,才笑道:“诸位,你们应该都有所耳闻,煜王爷当年匿名应考,位列第一,北方人才济济,煜王爷居于冠首,此等采,让人不得不钦佩。”抬手指向齐宁,笑道:“至于锦衣候,大家都知道锦衣齐家乃是南楚的武勋世家,可是你们可知道,这位小侯爷的采,那也是无与伦比,楚国的京华会不知诸位可曾有耳闻?”

    一名官员立刻道:“相爷,京华会乃是楚国的坛盛会,据说楚国八大院参与其中,那都是楚国坛顶尖的人才。”

    令狐煦颔首笑道:“不错,小侯爷在京华会上,琴棋画都是名列冠首,被称为楚国第一士,你们可知晓?”

    齐宁心下一凛,暗想令狐煦对自己倒是知道的不少,却不知道他这时候为何会突然提及这些。

    令狐煦笑道:“煜王爷,锦衣候,其实我最近一直被几个问题困惑着,始终无法得解,今日恰好两位莅临寒舍,正要向两位请教一番!”——

    ps:外婆情况不好,这天把可能就要离开,天一亮就要出发赶回老家,路途不近,如果外婆真的走了,需要处理不少事情,所以先在这里向大家说一声,这几天更新可能不会太稳,当然,沙漠会尽力抽出时间来保证更新,在这里向大家表示真诚的歉意,会竭力不断更!。

    b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