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锦衣春秋 > 第六五二章 北君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166小说网] https://www.166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吴达林和齐峰不明所以,齐峰小心翼翼问道:“侯爷,出了何事?”

    齐宁将信笺递给了齐峰,齐峰也是扫了一眼,骇然变色,失声道:“这这是真的?侯爷,北汉北汉皇帝死了?”

    吴达林忍不住从齐峰手中拿过信笺,看了一眼,皱眉道:“北堂欢死了?侯爷这!”

    齐宁向后退了两步,坐到椅子上,神情凝重道:“上面并无落款,吴领队,你去看看是否能找到那名送信的东齐小吏,此人暗中给我们送来消息,绝非常人。”

    吴达林将信笺交还给齐峰,领命出去,齐峰凑近上来,也是神色凝重道:“侯爷,这上面说的是真是假?北堂欢死了,洛阳一片混乱,出现兵变,而且事情也是刚刚发生,为何会有人给我们及时送来消息,他又是如何这么快知道。”

    齐宁靠在椅子上,道:“不会有假,我就一直奇怪,这两天许多事情为何如此古怪,原来症结就在这里。”

    “我明白了。”齐峰恍然大悟:“北堂煜和北堂风突然逃离,不是因为害怕被行刺事件牵连,而是得到了北汉有变的消息。”

    齐宁点头道:“不错,我一直在疑惑,此番求亲,北汉已经大占优势,再用些气力,天香公主必定要去往汉国,如此大好形势,北堂煜却带着北堂风突然消失,实在是匪夷所思。”冷笑一声,道:“后院失火,北堂煜当然没有心思继续留下来谈这些。”

    齐峰低声道:“侯爷,如此说来,他们是逃离东齐,赶回北汉了?”

    齐宁微一沉吟,才道:“信笺上说洛阳发生兵变,事情绝不止北堂欢死了这么简单。”心里便即想到当初隆泰出使东齐的时候,楚国皇帝也是危在旦夕,如今北堂风的处境与隆泰当初颇有几分相像,却又大不相同。

    隆泰虽然当时并不在楚国,但却是楚国的太子,普天之下俱都知晓,所以隆泰只要赶回楚国,便是合法的继承人,而且隆泰只有兄弟一人,并无其他兄弟与之相争,但北堂风的处境显然比隆泰当时要严峻得多。

    北堂欢早年连续立了两位太子,却都夭折,他显然也是忌讳于此,所以此后一直不曾立过太子,虽说有意让北堂风继承皇位,但北堂风毕竟没有太子名分,所以北堂欢突然死亡,北堂风倒未必能够如愿坐上皇位。

    齐峰轻声道:“侯爷,北汉兵变,自然是不简单,北堂风回去之后,能不能继承皇位那也不一定。”

    齐宁淡然一笑,道:“何止不一定,他还有好几个兄弟,近水楼台,如今都在国内,这些人岂会错过这次机会,北堂风这次能活下来就算不错。”

    却见吴达林很快回来,道:“侯爷,我已经询问过,那东齐小吏将书信交给兵士之后,立刻离开,除非现在将驿馆的东齐人全都召集起来,一个辨认,或能找到,只是如此大动干戈,只怕!”

    齐宁笑道:“其实我也没有想过真的能找到。那人若是真想让我们认识,书信绝不可能随便交给一名兵士,他本就不想让人知道他是谁。”有些疑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东齐国君肯定是知道了消息,他却故意隐瞒,没有告诉我,为何一名东齐小吏却要将消息传给我们?”

    齐峰道:“那人给我们暗中通信,却又不是想要从我们这里得到奖赏,这倒是奇怪了。”

    忽见齐宁一拍手,道:“我明白了。”

    吴达林和齐峰一怔,齐宁笑道:“你们莫忘记,这东齐境内,可不止我们楚国使团是楚国人。咱们在这边,说来也算还有帮手的。”

    齐峰被齐宁这样一提醒,瞬间明白过来,道:“是神侯府!”

    齐宁抬手示意齐峰小些声音,轻笑道:“据我所知,神侯府北斗七星之中,有一名校尉就是潜伏在东齐,他手底下自然是有一帮人的。北堂欢突然死亡,北汉绝不可能轻易将这道消息对外泄露,”

    吴达林也是微点头道:“侯爷所言极是,北汉不想人心骚动,自然是想瞒住死讯,如今洛阳一片混乱,普通人根本不可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除非是神侯府安插在北汉的眼线知道了消息,立刻飞鸽传书给东齐这边,神侯府在东齐这边的人知道了消息,所以立刻通知侯爷,但他们潜伏在东齐,不好暴露行迹,所以才会如此。”

    齐宁心知吴达林分析的已经接近事实,心想神侯府这次做事倒是配合得很,又想自己毕竟身处东齐,神侯府的人自然知道自己是在为楚国谋取利益,将这道消息及时告知自己,也可以让自己进退自如。

    “齐峰,你准备一下,连夜启程,带几个人一起乔装打扮,立刻赶回楚国。”齐宁起身来,道:“这里可有纸笔,我要写折子。”

    吴达林立刻去找纸笔,齐峰跟在齐宁伸便问道:“侯爷,是让我送折子回京?”

    齐宁颔首道:“北汉大变,东齐人不可能再将天香公主送去北汉了,只能和我们楚国结亲,此事已经不会有什么变化。三天之后,咱们就要启程,所以你必须快马加鞭,有多快就多快,将这里的事情迅速禀报皇上。”

    他走到屋正中间的圆桌边坐下,一根手指敲着桌子,这等大事来的太突然,齐宁知道北堂欢的突然死亡,必然会导致天下形势发生剧烈的变化,这种时候,无论是楚国还是东齐,都不可能安然坐着,必然都会有所行动。

    东齐国君设宴,请了自己入宫,不但主动提出让天香公主尽快前往楚国,更是直白白地让齐宁劝说隆泰出兵,齐宁当时就一直觉得内有蹊跷,这时候所有的一切也都释然了。

    东齐国君自然是先得到了消息,楚国在洛阳安排了神侯府的人,齐国当然也不例外。

    北汉剧变,内部混乱,这自然是千载难逢的绝好机会,东齐当然希望趁这个时候咬上北汉一口,至少要将马陵山收为己有。

    但东齐显然还有些底气不足,所以想拉上楚国一起,两路兵马齐出。

    北汉就算在混乱之中能腾出手来,面对齐楚联军,首先要应付的肯定是楚国而不是齐国,一旦战事开启,承受汉军重兵力对抗的只会是楚国,而齐国所承担的压力自然不会太大。

    马陵山是东齐窥伺已久,求之不得的战略要地,若是北汉太平无事,东齐虽有拿下马陵山之心,却也没有那个胆子,这次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自然不会错过。

    齐宁心下冷笑,知道东齐的意图,无非是要用楚国作为掩护,尽可能地吞下一些战略要地,马陵山只是最低的目标,如果有可能,正如太子所言,还要尽可能地与楚国瓜分北汉的更多土地。

    如果一切按照东齐人的设想,他们占据马陵山,扼守了北汉进入齐国的战略要冲,此后在军事防备上的压力将大大减轻,而且开战之后的主力对抗只能是汉楚两国,无论这场战役楚汉最终结果如何,都只能造成两国实力的进一步削弱。

    秦淮大战一战数年,齐宁自己亲眼看到淮河两岸百姓流离失所,楚国因为秦淮战役,国库也是颇为虚弱,北汉那边的情况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如果再经过一场战事,速战速决倒也罢了,一旦演变成持久战,那么楚汉两国就会因此更一步虚弱,而东齐却会因为此战扩张势力,增强国力。

    齐宁看穿了东齐人的心思,可是心里明白,楚国和汉国一直都是想着吞并对方,一统天下,此番北汉出现巨变,楚国那边一旦得知,满朝文武必定是蠢蠢欲动,不会错过如此良机。

    他若有所思,吴达林已经取来纸笔,齐宁正要提笔写字,忽地想到这是自己第一次写折子,自己通晓简体字,对如今流行的古文字还真是不熟悉,咳嗽一声,问道:“你们两个可会写字?”

    吴达林和齐峰都有些尴尬,两人俱都是武人出身,虽然略识几个字,但真要写东西,那是万万不能做到,齐宁摇了摇头,只能将就,提笔写了折子,封好递给齐峰,道:“已经是深夜,不过你还是要辛苦一些,立刻出城。”

    齐峰道:“侯爷,城门这时候关了。”

    “不妨事,你就说是楚国使臣,有急奏要送回去。”齐宁道:“东齐人巴不得让我们早点通知皇上婚事已成,不会拦阻。你回去之后!”微一沉吟,知道齐峰的身份太低,不可能进得了宫面呈奏折,想了一下,道:“回去之后,直接去礼部尚书府,将奏折交给袁老尚书,袁老尚书会呈给皇上。”

    齐峰将信函放入怀中收好,道:“属下明白,侯爷,属下这就走了,你们可要多多保重。”

    齐宁拍了拍齐峰肩头,含笑道:“辛苦了,等回去再赏你。”

    齐峰行了一礼,知道事关重大,也不耽搁,转身离去,等齐峰离开,齐宁才道:“皇上知道公主要过去后,自然会着礼部立刻操办。这次回去,我们在东齐的境内不用太着急,给那边腾出一些时间来。到我楚国境内,朝廷那边一定会安排好路线,也会派人迎接。”

    吴达林拱手道:“一切遵从侯爷吩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