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锦衣春秋 > 第七零六章 旧账新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166小说网] https://www.166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位长老深知现场根本找不到更有用的线索,虽然悲愤于八名丐帮弟子被害,特别是舵主曹阳也身死此处,但眼下情势,也只能从长计议。

    一日之内,不但死了一名长老,还死了一名舵主和数名精锐弟子,说到底也都是因为陆商鹤而起,陆商鹤自然而然也就成为了丐帮的头号大敌。

    觜火猴分舵主曹威祸害良家妇女,更是将两名臭名昭著的江湖匪类收在身边,青木大会过后,此时势必会传扬到江湖上,对丐帮得名于有着极大的损害,曹威之事,甚至比白虎之死还要严重。

    这一次丐帮无论是实力还是名誉都受到了损害,朱雀玄武二人脸上也难见笑容。

    青木大会上,众人都眼睁睁地看着陆商鹤被丐帮所抓,囚禁了起来,如果此时将老龙洞这边的事儿传扬出去,让江湖同道知晓陆商鹤竟然被人从丐帮手中救走,对丐帮来说自然又是极为耻辱的事情,是以两位长老和齐宁商议之后,决定暂且将此事隐瞒下来,朱雀找了亲信之人,偷偷来到老龙洞将曹阳一干人的尸首收拾妥当,下令不得对外泄露半句。

    按照玄武的建议,等过上十来日,再找个能够维护丐帮体面的借口,告之陆商鹤逃脱,然后再下令丐帮弟子四出找寻陆商鹤的下落。

    其实几人心里也很清楚,陆商鹤既然死里逃生,知道得罪的是天下第一大帮,定然是掘地三尺躲进去,短时间内绝不敢再露面,想要找到陆商鹤,绝非易事。

    等到老龙洞这边的事情暂作处理之后,齐宁这才让该帮诸舵主到古柏亭相见。

    该帮主舵主被留在古隆中之后,一直等着新任帮主召见,这一等却是等了近三个时辰,见到帮主的时候,天色早已经黑下来,山风习习,朱雀也令人在古柏亭内外挂起了灯笼,这些事先都有准备,所以并不仓促。

    丐帮二十八宿舵主,除了极少数舵主没能及时赶来参会,大都已经赶到,众人等候之际,反倒是并无太多交流。

    如果换作从前,少不得三五一群叙叙旧,但今次青木大会祸事连连,众人心情也都是极为黯然。

    唯有会泽城堂主方煌心中奇怪,留在山上的都是舵主,唯有他一个堂主被留了下来,他心里很是好奇,但想到新任帮主如此青睐,是否要提拔自己上去,越想越有可能,心里倒是十分兴奋。

    众人聚在古柏亭外,齐宁正从亭子里出来,两大长老一左一右跟随,众舵主见到齐宁,纷纷跪倒,齐声道:“属下参见帮主!”西方七宿几位舵主虽然心中不甘,但大势所趋,也无可奈何,只能跪下参拜。

    齐宁抬手叫众人起身,这才道:“诸位舵主,我方才与两位长老商量过,现在将事实告之大家,向帮主并无遇害,白虎和陆商鹤传统勾结谋害向帮主,今日是咎由自取,所以我这个帮主,也只是暂代几日,四方分舵事务依然由四大长老暂且处理。”顿了一顿,间的众人都是讶然之色,才继续道:“白虎罪有应得,但白虎长老的位置却是空缺出来,奎木狼分舵的陈舵主是否到来?”

    人群中上前一人,拱手道:“属下陈鑫!”这人五十出头年纪,看上去倒也老成持重。

    “陈舵主,西方七宿群龙无首,自然是不成。”齐宁含笑道:“朱雀和玄武两位长老联名举荐你,说你们奎木狼分舵谨守帮规,你陈舵主也是个能干事的人,加入丐帮也是多年,所以西方七宿暂且归属你来统领。”

    那陈舵主一怔,齐宁继续道:“向帮主如今正在闭关修炼,所以我不能下令由你继任白虎长老之位,这只能等到向帮主出关再行定夺。当然,如果在向帮主出关之前,你能够管理有方,帮规严明,我们自然还是会向向帮主举荐你。”

    陈舵主这才回过神来,急道:“韦帮主,属下!”

    “已经决定,就不必多言。”齐宁干脆里落道:“虽然我只是代任帮主,但是在向帮主出关之前,丐帮的事务,还是能够过问一番的。”微微一笑,道:“丐帮是天下第一帮,有数十万帮众,藏龙卧虎,但也难免良莠不齐。今次出了白虎和曹威那些害群之马,让我们丐帮颜面受损!”说到这里,摇了摇头,众人也都是脸上没有光彩。

    “翼火蛇分舵的马舵主可在?”齐宁忽然问道。

    人群又出来一人,拱手道:“见过帮主。”齐宁瞧了一眼,先前上山的时候,在半道上却是见过此人,脸色却是冷下来,沉声喝道:“马舵主,你可知罪!”

    那马舵主吃了一惊,一时有些茫然:“帮主,属下属下不知犯有何罪,还还请帮主明示!”

    朱雀也是有些奇怪,在旁道:“帮主,马舵主为人忠厚,谨小慎微,并无犯有什么过错。”

    齐宁叹了口气,道:“朱雀长老,几十万帮众,要管理起来,并不容易,如果不能奖罚分明,任由那些作恶多端之徒打着我丐帮的旗号在外为非作歹,这丐帮迟早是要会在他们的手里。马舵主为人如何,我并不清楚,但是如果他手底下的人犯有大罪,他至少也该有时差之罪吧?”

    朱雀一愣,马舵主也有些疑惑道:“帮主,却不知却不知是哪位兄弟触犯了帮规?”

    “已经不只是触犯帮规那么简单。”齐宁神情肃然:“而且触及到了国法。”转视方煌,脸色和缓下来,含笑问道:“方堂主,你当堂主多少年了?”

    方煌拱手道:“属下加入丐帮已经九年,三年前承蒙马舵主器重,成了翼火蛇分舵下属的一名堂主。”

    齐宁微微点头,问道:“那你前任堂主是提升了还是调到别处?”

    方煌忙道:“前任鲁堂主三年前因病过世。”

    “因病过世?”齐宁故作疑惑:“却不知生了什么病?他平日身体可好?”

    马舵主在旁道:“回禀帮主,马堂主身体强壮,三年前得了一场急病,也许是操劳过度,所以!”

    齐宁抬起手,示意马舵主不要多言,继续问道:“鲁堂主离世的时候,身边有多少人?”

    “这!”方煌犹豫一下,才道:“当时会泽城有许多逃难过来的百姓,而且还有疫病在城中蔓延,鲁堂主可能是被感染了疫病。属下担心鲁堂主如果染上疫病会传染开去,所以所以并无让其他兄弟靠近,只是自己在身边照顾。”

    “哦?”齐宁含笑道:“方堂主不担心被疫病感染?”

    方煌立刻道:“属下当年差点饿死,是被鲁堂主所救,后来引进丐帮,他待我如亲生兄弟,我这条性命本就是他的,就算被感染,与他死在一起也是不悔。”

    这番话说的铿锵激扬,众舵主心想看来这方堂主还真算得上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汉子。

    齐宁拍手笑道:“说得好,方堂主果然是江湖人,有恩必报。”缓步前行,走到方煌边上,身体平齐,才问道:“方堂主可认识萧易水?”

    方煌脸色微变,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却还是道:“萧萧易水?属下属下认识,他是会泽城的捕捕头,但是但是在不到半年前就就死了。”

    众舵主顿时更为奇怪,心想方煌是会泽城丐帮堂主,认识城里的捕头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丐帮从来没有少与官府接触过,但这韦帮主却又如何知道萧易水,而且突然询问方煌是否认识萧易水,却又有什么缘故?

    “那就不会有错了!”齐宁微微一笑,忽地脸色一沉,厉声道:“来人,将方煌给我绑起来。”

    他说变就变,在场众人都是一怔,方煌更是脸色大变,失声道:“帮主,属下属下触犯了哪条帮规,为何为何要绑我?”

    齐宁扫了众舵主一眼,问道:“是否我说话不管用?”

    众舵主回过神来,虽然心下疑惑,但齐宁有令,不好违抗,最靠近的两名舵主立刻上前来,押住了方煌,一时间不好找到绳子,几名舵主解下了粗布腰带当做绳子,见到齐宁指了指亭便的一棵大树,便将方煌扯过去绑在了树上。

    方煌不敢反抗,只喊冤枉,那马舵主此时也有些着急,向齐宁拱手道:“帮主,属下不知方堂主到底触犯了哪条帮规,为何要将他捆绑起来?”

    “不用心急,我总会让你明白。”齐宁淡淡道,也不看马舵主一眼,走到方煌面前,冷冷道:“你认识萧易水,自然也该知道,萧易水在会泽县城有个姘头,是一个姓花的县丞的遗孀,方堂主,千万不要否认,你现在如果据实回答,我还能考虑从轻发落,可是你嘴里若是吐出一句假话,我保证叫你出不了古隆中。”

    方煌此时瞳孔收缩,脸色惨白,张了张嘴,却没能吐出一个字来。

    “我既然绑你,当然有证据在手中。”齐宁淡淡道:“千万不要逼我拿出证据,等我拿出证据的时候,就是你人头落地的时候,你若不信,尽管试一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