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锦衣春秋 > 第九九一章 南疆暮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166小说网] https://www.166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齐宁哈哈一笑,道:“不赌不赌,老前辈糊涂了,净说玩笑话,我可不能在这里继续留下去了。你方才说玉公子是你脚下一条狗,若是被玉公子知道,他可放不过你。”

    “你尽管去告诉他。”暮野王冷哼一声。

    齐宁道:“前辈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劝前辈以后也不要说这种疯话。”

    “你当我说的是疯话?”暮野王听齐宁不去告密,声音更是温和:“小兄弟,老夫闲来无事,大可以将他的事情告诉你。”

    齐宁笑道:“前辈胡乱编造一些故事,我又不知真假,还是不说为妙。”

    “老夫不说假话,也没必要对你说假话。”暮野王淡淡道:“你们那位玉公子以前确实救过我,老夫当初被人所困,恰好遇上了他,费了不少功夫,这才脱身。老夫看在他救过老夫的份上,将他带在身边,那畜生对老夫毕恭毕敬,唯命是从,而且还要拜老夫为师,老夫当时被他的虚情假意所骗,收了他为徒。”

    “你你说玉公子是你徒弟?”齐宁故作惊讶道。

    暮野王冷哼一声,继续道:“老夫有一个对头,武功了得。老夫当年被困,出来之后,身体一直未曾康复,却正在那时候遇上了那魔头!”

    “魔头?”齐宁听暮野王所言倒还真是没有隐瞒,知道他口中的魔头就是北宫连城,故意问道:“前辈,那魔头又是什么人?”

    他今日就是有心要从暮野王口中套出此人与北宫连城究竟有什么样解不开的仇怨,看似很随意,其实却是有心询问。

    “那你就不用知道了。”暮野王淡淡道:“那魔头武功了得,老夫和他两败俱伤!”

    齐宁心想这暮野王吹牛起来脸不红心不跳,当时暮野王身受重伤,可北宫连一根毛发都没被伤到。

    “那魔头逃走之后,老夫也要找寻地方养伤。”暮野王缓缓道:“齐玉哼,你们那位玉公子叫做齐玉,你还不知道吧?齐玉那畜生跟在老夫身边,我们一路往南,找了一个僻静处所养伤,头些日子,那畜生在身边伺候的十分周到,可是!”说到这里,话头忽然止住。

    齐宁问道:“后来又如何?”

    暮野王沉默片刻,才道:“老夫练功之际,那畜生却突然对老夫下手,老夫老夫当时正在紧要关头,绝不能被打扰,那畜生!”说到这里,语气已经是充满了怨恨:“老夫当时昏迷过去,醒来之后,已经被那畜生绑起来,而且而且那畜生更是从老夫身上偷取了功力!”

    齐宁听他说这件事的时候有些不清不楚,知道他有所隐瞒。

    齐玉之前舞刀弄枪,只是个绣花枕头,从无练过内功,又如何能够从暮野王身上偷取功力?

    齐宁取人功力,也是因为学了玄妙的**神功,有几次差点因为控制不当,反受其害,而齐玉有用什么法子夺人内功?齐宁知道这其中必然还有不为人知的缘故。

    “前辈是说,玉公子偷了前辈的功力,然后将前辈带到这里关了起来?”

    暮野王道:“老夫那次被他所害,双眼瞧不见,而且一直被他囚禁,那畜生不杀老夫,是想从老夫身上得到绝世神功,嘿嘿,老夫岂会让他如愿?老夫眼睛虽然看不见,但耳朵灵敏,那时候老夫被那畜生挟持,不知要往哪里去,半道之上,那畜生却遇见一人,老夫听到那人花言巧语一番,那畜生就成了那人的走狗,将老夫带上了这座岛,困在这里。”

    “原来如此。”齐宁恍然大悟,他知道暮野王这番话就算有些添油加醋,但大致情况应该就是如此。

    齐玉夺了暮野王的功力,将暮野王控制在手中,但半途却是遇上了一个人,被劝说来到了海凤岛,只是遇见的那人是鬼王还是陆商鹤,又或者另有其人,齐宁却是不复得知,但其余却因此上了这条船却是千真万确。

    “老夫告诉你这些,便是要告诉你,只要老夫能从这里出去,你想要什么,老夫就能给你什么。”暮野王蛊惑道:“小兄弟,你可愿意助老夫一臂之力?”

    齐宁道:“前辈,你不是说你的功力被玉公子夺走,那么!”

    “嘿嘿,他只夺走老夫一部分功力。”暮野王道:“老夫只要稍加休养,就能缓过来。要传授你武功,那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齐宁知道这老家伙又在信口雌黄。

    一个人的内力深厚,从呼吸之间就能够听出来。

    齐宁内力深厚,即使是在激烈动作之间,也能够保持极为匀称的呼吸,而且一旦控制呼吸,足以让任何人都无法察觉,但暮野王此时的呼吸粗细不均,齐宁一听就知道暮野王就算还残留内力,那也是所剩无几,顶多也就是个初练内力的水平。

    齐宁自己修炼内功,知道要积攒深厚内力,绝非苦练便能达到,还需要累年集月长期的积淀,方能让丹田储存的内里越来越深厚。

    暮野王内力尽消,以他现在的年龄,根本不可能再达到巅峰状态。

    而且被吸取内力的暮野王如今看上去比之此前还要老上十岁,整个人显得颓靡而苍老,虽然性情还像从前那般狂傲,但气势却已经大不如前。

    齐宁故意叹道:“前辈既然这般厉害,怎地会被那个魔头所伤?那魔头原来那般厉害。”

    “那是个卑鄙小人。”暮野王声音骤然冷下去:“老夫迟早要将他碎尸万段。”

    “前辈现在这个样子,就算出去了,难道能打得过他?”齐宁故意让自己的语气充满怀疑:“前辈,你到底和他有什么仇怨?冤家宜解不宜结,实在不成,以后不去理他就是。”

    暮野王冷哼一声,道:“有些仇恨,那是不死不休,只要老夫不死,定然要取他狗命。”

    “前辈,恕我直言,这天下最大的仇恨,无非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齐宁轻声道:“难道那人害了令尊,又或者!”却没说下去。

    暮野王厉声道:“住口!”

    他这一声突如其来,齐宁知道他是动了大怒,顿时不说话,石室之内沉寂好一阵子,暮野王终于道:“那魔头害死了我姊姊!”

    齐宁心想这暮野王都一大把年纪了,他姊姊的年纪自然更大,若是从年纪来论,北宫连城似乎确实要比暮野王大上不少,心中忽地想到,难不成北宫连城与暮野王的姊姊还有一段恩怨。

    “那魔头害死了前辈的姊姊?”齐宁刻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惊讶:“前辈,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

    暮野王又是一阵沉默,许久之后,才缓缓道:“小兄弟,今日老夫与你投缘,倒也不妨告诉你。老夫的老家,是在南疆深山之中,那是一个世代相传的古老家族。”

    “南疆?”齐宁道:“我也听过那地方,却不曾去过,听说南疆山高林密,多有毒虫瘴气,不是当地人如果去了,在那边很容易生病。”

    他这也是信口而言,暮野王冷笑道:“你说得倒也不错,南疆地处边陲,地广人稀,对外人来说,那里的毒虫瘴气是灾祸,但对南疆本地人来说,那却是保护自己的屏障。”

    “老前辈的家族一直在南疆吗?”

    暮野王轻叹一声,道:“其实我们暮氏一族的祖先也是中原人,而且曾经在中原威风八面,显赫一时。那时候!”顿了一顿,才摇头道:“说了你也不知。”

    齐宁其实对暮野王的来历早就有所了解,当初在大光明寺的时候,齐家四老太爷就像齐宁透露过,暮野王很可能是出自元斗余脉。

    元斗宫在两百年前曾经是江湖上的泰山北斗,地位比之今日的大光明寺和丐帮还要强出不少,所谓一入武林便进元斗,元斗宫宫主苍浩真人乃是绝代宗师,更是当时无可争议的第一高手,在他的手里,元斗宫的势力渗透进入武林的每一个角落,而苍浩真人就如同武林皇帝般的存在。

    但苍浩真人过世之后,为了争权夺势,元斗宫发生极其严重的分裂,一分为四,元斗宫六大绝技也都被瓜分,其中一支远走南疆,带走了元斗宫的绝技大血手印神功。

    两百年过去,元斗宫早已经在江湖上不复存在,但元斗宫的余脉却还留存于世,虽然六大绝技几近失传,但暮野王的出现,还是让人想起了曾经辉煌一时的元斗宫。

    “老前辈姓暮?这个姓氏有些古怪,很少听过。”齐宁道。

    暮野王不无得意道:“中原现在很少听见,但在南疆景池谷,暮氏一族却是显赫的存在。景池谷三十六族,都是奉暮氏一族为主人,俯首听命,莫敢不从。”

    齐宁心知楚国疆域虽然不小,但实际上对边陲南疆的控制并不是很有力。

    南疆山峦起伏,丛林密布,虽然谈不上是荒蛮之地,但比之中原地区,却是远没有开化,那边族群众多,要想完全征服南疆,需要耗费极大的财力和人力,楚国如今的国策是要北伐汉国,对于南疆荒蛮之地,暂时倒并无太大的兴趣,楚国在南疆甚至没有设立有效的地方衙门,那边主要还是以族群部落自治为主。

    景池谷三十六族听从暮氏一族,由此看来,暮野王在南疆确实身份非同一般。

    只是齐宁却是想不明白,暮野王为何会说北宫害死了他的姊姊,这中间到底有什么样的恩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